您的位置 首页 创业项目

良人摄影团购(全家福摄影团购)

要中慧

从南到北,自东向西,一个个鲜活的家庭故事,也承载着生动的年代记忆,愿以此著一本时代的家庭相册。

要中慧,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研究生在读

良人摄影团购(全家福摄影团购)

1985年的一张全家福。要中慧供图

照片里的三代同堂,是很普通的一家人。他们其中,有的已经历大半辈子沉浮,有的将在未来体验多彩人生。在平凡的单元里弄,这个家代表着千千万万普通的大家庭,但他们又个个不凡,因为,每个人都承受了岁月的洗礼,绽放着独有的光华。

合照中前排居中的媪妪是我的老奶奶

,照片中的她一如我印象中的模样——慈祥而坚韧。生于乱世的她享过福,也吃过苦。自小家境优越又得遇良人,嫁入晋商世家。要不是博学儒雅的夫婿被家里从晋中一路开到包头的店铺所累,受父母所命不得已放弃了公派留学日本的机会,也许整个家族的命运都将就此改写。但谁能料到时局动荡,晋商的末路说来就来,面对重重的变故,早已将重心放在兴师重教,开办学堂的一家之主回天无力,急火攻心一病不起,最终将诺大的却也是日渐衰败的家族产业托付给妻子,病故而去。来不及过多哀怨,羸弱的身躯扛起家族中繁琐的内忧外患。而她却从未抱怨过命运的艰辛。在我记忆中,她少了家乡长辈们传闻中的诸多凌厉,更多展现的是对家人毫无保留的慈爱。

坐在老奶奶两侧的是我的姥姥和姥爷

左起第一位

略显腼腆是我的二舅,酷爱王小波,崇尚自驾游,他是家中最有思想和志趣的孩子,华东师大毕业后子承父业。作为一名新派的数学老师,在培育众多优秀学子的同时,更启迪着无数少年奔赴梦想,成为备受学生们推崇的良师益友。

良人摄影团购(全家福摄影团购)

二姨在围棋比赛中。

左起第二位

戴茶色眼镜的是我的二姨。18岁的她已经拿过全国少年赛女子冠军,全国赛亚军,作为一名职业三段围棋运动员,常年奔赴各地打比赛的经历,使本就青春靓丽的她显得更加气质出众。无论是作为中央电视台的专栏嘉宾定期讲解棋局,还是担当中日擂台赛裁判,亲历江铸久五连胜之一的盛况,她总是游刃有余,落落大方。退役后,二姨开设围棋教室,培养了包括两位世界冠军在内的多位专业棋士,手把手带出了一支围棋甲级队;所撰写的教材连年荣登畅销书榜。多年来,二姨初心不改,利用个人影响力积极推进围棋入校园的公益事业,享受着桃李满天下的成就感。

左起第三位

右起第二位

最右边穿花连衣裙

的是家中三女,也是我的母亲。不同于其他手足,我的母亲是一个感性又随性的人。心思细腻敏感的她喜欢诗词歌赋,向往着小说中理想的爱情与生活,二十出头的她选择嫁给爱情,幸好我的父亲对她竭尽呵护。婚后白手起家稳扎稳打,虽不曾大富大贵,但让我们一路走来衣食无忧。我小的时候,母亲常遗憾自己没像其他兄弟姐妹一样,拥有让父母骄傲的人生。大概当年的她也不会想到,如今已在保险公司工作二十多年,作为资深讲师常年征战三尺讲台的她,反倒更具职场女性的风范。

在这个家里,教书育人如同家族印记,谁也没例外。当年有人在门口喊胡老师,全家人下意识一起回应,然后相对大笑的场景时有发生。他们各自打拼,经历各异,最终竟殊途同归,也是冥冥之中血脉相通的必然吧。

一个彩蛋

:最后两张全家福分别摄于1995年与1996年,终于出场的我妥妥地占了C位。

良人摄影团购(全家福摄影团购)

C位出场的我。

指导教师:沈洁,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硕士生导师,摄影系主任

校对:徐亦嘉

一缕米香,

一阵稻浪,

一方禾田。

巨星陨落,

国人泪目。

良人摄影团购(全家福摄影团购)

2021年5月22日13时07分

袁隆平因病医治无效

在长沙与世长辞,享年91岁

“病危之际,他念念不忘的还是杂交水稻事业”

“袁老师,邓八克来看您了!现在超级稻研究又取得了新的进展,把您的事业继续往前推进。”

袁老努力地回应了一声,轻微地点了点头。

“邓八克”是2002年袁老给邓启云取的绰号,因为当时邓启云选育了一个每穗稻谷重8克的超级稻品种。

在病床前,邓启云和袁老的儿子以及其他几个学生一起,给袁老讲杂交水稻科研的发展、产业化推广。“一讲到这些,我就看到他的心跳、血压数据就上来一些,他很挂念他的杂交水稻。”讲到这里,邓启云一度哽咽。

良人摄影团购(全家福摄影团购)

1983年10月,袁隆平在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的实验室里,与同事商讨繁殖育种的技术问题。

1983年,21岁的邓启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安江农校(现怀化职业技术学院)工作,当时袁老也是学校的一名普通教师。1987年袁老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的“1986—1987年度科学奖”,从农业部回来后,学校专门召开了全校教职工大会,让袁老上台讲讲他拿到的第一个国际大奖。

当时,袁老刚从田里回来,没顾上换衣服,也没有顾上穿皮鞋,打着一双赤脚就上了讲台,“老爷子白天要下田,打赤脚方便。”1997年,邓启云考上了袁老的博士研究生,再后来成为袁隆平团队中的一员,他越发感觉到,“老爷子就是这样一个人,工作上很严谨,但生活上很随和。”

如果不到田里去看看,他不放心

“以前,我们以为他不会离开我们,他是那样伟大那样乐观的人。就像网友说的,‘我们只知道仰望英雄,却不知道英雄也会倒下,也会离开我们’。”

5月23日,说这句话时,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后勤管理处处长、研究员吴朝晖博士声音哽咽,眼中有泪。

“解决粮食增产问题,不让老百姓挨饿”“发展杂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是袁隆平院士毕生的追求和梦想。今年初,他还坚持在海南三亚南繁基地开展科研工作,并主持召开了杂交水稻双季亩产3000斤攻关目标项目启动会。

“如果不到田里去看看,他不放心。”

在这次会议前几天,吴朝晖见了袁老师生前最后一面。“他知道我除了搞科研还搞后勤管理,就跟我说,‘你要多花时间在科研上,高产攻关你有优势’。我回答,‘好,老师,我听进去了’。”吴朝晖深情回忆说。

吴朝晖是袁院士的博士研究生,2002年开始跟随袁院士搞杂交水稻研究。

在海南三亚南繁基地攻关亩产800公斤时,袁隆平向吴朝晖等弟子提到了杂交水稻研究的“六良”要求,即良种、良法、良田、良态、良人、良机。“

良态就是好的生态,良人就是要求踏实肯干,这是个系统工程,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可能失败。”吴朝晖说,袁老师对他非常严格,要求“去掉浮夸风,小心求证大胆创新,实事求是”。

在吴朝晖的记忆中,袁老师常问:“你们跟我在一起happy不happy(快不快乐)啊?”他从不摆架子,愿意跟年轻人交流,年轻人有好的点子,他会吸收到自己的想法中去,与时俱进。

良人摄影团购(全家福摄影团购)

2004年11月溆浦农民将鸡蛋送到袁隆平手上,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

广为人知的是,袁院士有两个梦:“禾下乘凉梦”和“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其实,他还有第三个梦,那就是“在盐碱地上种水稻”。

“青岛看到做出这么好的成绩,跟袁老师科研团队座谈时就说,‘你们有那么好的杂交水稻,我们有良好的蓝色(海洋)经济,怎么合作好呢?’袁老师谦虚地说,‘我只懂水稻,而且只懂杂交水稻,怎么合作呢?’当时,青岛的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们有海水,你们有水稻,海水里种水稻不就是‘海水稻’吗?”吴朝晖回忆说。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逝世的消息传来,满城寄托哀思的菊花卖空。明阳山殡仪馆,打着雨伞捧着鲜花来吊唁的市民络绎不绝。

正在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读研的吴萌同学说,她的老家在安化,“安化多山,我父母那一代是有很多饥饿记忆的。我父亲经常说,我家里分田到户后,除了种本地稻种,还种了几分田的杂交水稻,产量大增后,才结束了全家吃不饱饭靠红薯充数的日子。”

禾下乘凉梦,仓满无饥恐

粒粒皆辛苦,后辈不敢忘

今天上午10:00

袁隆平院士遗体送别仪式

在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铭德厅举行

我们一起送别袁老

良人摄影团购(全家福摄影团购)

来源丨长沙晚报、央视新闻

袁老,走好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用户投稿、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删除。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读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