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记录随笔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林风眠

,这位注重艺术形式研究、探索艺术语言表达、有着东西方艺术学习经历的20世纪先锋艺术家,以线为媒,以

花鸟画

为例,示范了从理念到创作一脉相承的“中西融合”。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花鸟画是林风眠作品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一直贯穿于他的艺术生涯,20世纪30至40年代他常画丹顶鹤,20世纪50年代以后则多画孤鹜、白鹭等,鹤、鸬鹚、麻雀、乌鸦、猫头鹰也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林风眠《猫头鹰》45cm×45cm

《秋鹜》是

林风眠花鸟画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林风眠《秋鹭》49cm×

收藏

魏晋

六朝以至唐代绘画中的线,认为谢赫将顾恺之的作品排在第三等“真是时代上一个大

笑话

在此认识下,

林风眠花鸟画

的线条有一种流畅、直接的美感,细看之下也能体会到

画家

下笔的果敢与凌厉。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林风眠《鱼鹰小舟》31cm×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林风眠《骛群》×66cm

众所周知,林风眠曾在

法国

学习多年,对素描“爱得深沉”,曾说“画画,我看还是由素描开始再用毛笔啰”。素描同样是线条的艺术,林风眠的“中西合璧”在此相遇。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林风眠《芦雁孤雁》33cm×33cm

比技术上的“中西融合”更胜一筹的是,林风眠的

花鸟画

中有着浓郁的诗意和内心追索,以一种简单而纯粹的美感感染着观众,“人生到处何所似,恰似飞鸿踏雪泥”和“秋水长天孤鹜飞”的诗词意境,在他最受欢迎的孤鹭作品中不难寻见,引起人们的共鸣,成为另一种风格的“中西合璧”。

——再看林风眠艺术中的形式语言》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太阳的子孙68cm×136cm2014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众所周知,在明代陈淳和徐渭开创大写意花鸟绘画以后,历代不乏画家传承这一文脉,如清代的八大、石涛,扬州八怪中的金农、李复堂、李晴江,海派的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以及现代的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等。那么,在这一条文人大写意花鸟画发展脉络中,踪岩夫先生作品的意义和贡献何在?他对大写意花鸟画的样式做了怎样的发展?

另外,就绘画的形式与语言而言,用笔方与圆的关系、画面空间的切割方式、画幅四周边角的处理与应用、大幅作品的构成方式等,踪先生都从潘天寿那里得到启发。我们都知道,张立辰先生是潘天寿的学生,从这个意义上,可以对张、踪二位先生进行比较,同样是把潘先生作为导师(一个是现实的导师,一个是精神导师),张、踪二位先生从潘天寿那里吸收了不同的养料,当然他们也继承了共同的东西,那就是文人大写意绘画传统所遗留下来的基因。从作品的构成来讲,踪先生无论是绘画的笔墨,还是书法,都属于“传统”的范畴,用的是“传统”的笔墨

尽管他吸收了西画的营养,但这些外来营养都被他强大的传统笔墨所统摄,似乎不着痕迹。这种传统笔墨味道正是当年包括潘天寿、诸乐三、吴茀之、陆抑非等在内的浙江美院诸老所推崇的写意绘画的主体形态。因此,从师法承传关系上看,可以说,踪岩夫先生的大写意绘画承接了潘天寿先生所传承的文人大写意正脉。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风翻墨叶60cm×60cm2008

那么,正如前文所提出的问题,在文人大写意绘画发展的这一脉络中,踪岩夫先生最大的贡献是什么?这种贡献实际上也是踪先生区别于传统文人大写意画家最明显的特征,抓住这些特征便可把握住踪先生的艺术特质。我以为,踪岩夫先生对文人大写意绘画的贡献至少包括以下两大方面。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墨魂生气68cm×68cm2010

值得指出的是,踪先生绘画对“书写感”的强调是他作品的一大突出特点,凡绘画用笔均“笔笔写出”,从不含糊,更不采用“涂抹”的办法,即便是渲染,也采用写的办法。他擅长使用线条,画面中既有“结实”的线,也有“空灵”的线,往往两相对照,互相衬托。他还经常使用长线条,造成画面中点、线、面的交织和对空间的复杂分割,用笔老辣,一般的画家用笔难臻此境,令人叹服。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荷塘风韵136cm×68cm2013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绰约藕花初过雨136cm×68cm2014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农家院中的杮子树96cm×46cm2013

踪岩夫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具有十分高超的意象造型手段。他说:“当今画界,凡能于宣纸上横涂竖抹者,皆称写意,从来无人深究意为何物,意从何来,有何意可写,是自己之意还是他人之意。”可见先生对“意”的重视与深思。先生所写物象与客观物象之间是存在一定差异的,更多的是他心中对客观物象的感知。

比如作于1996年的作品《太行山果》,一筐子秋果铺天盖地,占据了画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空间,就像照相机俯视拍摄所取的镜头范围这种视角非常独特,与一般画家表现侧面平视的视角有所区别,凸显了表现对象的分量感,充分反映出画家对秋天果实丰收的无比喜悦之情作于2006年的《山村红柿》画面构图奇特,体现了画家独特的观察视角和心理感觉。按说应该是俯视一群农村院落和房屋的屋顶,然而一个院落中超出屋顶的柿子树尤其突出。柿子树旁的另一个院落还露出几枝石榴,上有三只硕大的石榴果。按正常的透视关系和观察比例推算,石榴果和柿子果都不可能这么大。然而这就是画家心里的感觉,而且并没有让人感觉到有任何不妥,反而感受到了秋果的“丰硕感”,同时不免感叹“画家之手”竟然等同于“上帝之手”,凭“意象”造物,真是妙不可言!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和平颂136cm×68cm2014

踪岩夫先生把西画中的平面构成原理大胆地引入他的大写意花鸟画中,成为其意象造型的一个有效手段,取得极佳的艺术效果。他很注重画面的“形”以及各种大小不同、形状不同的“形”之间的关系,“构成”是他塑形的一种重要手段。很多评论家都注意到踪先生擅长通过点线的交织关系形成复杂而结实的块面结构,其作品块面结构的构建亦有多种方式,“构成”是他打破传统花鸟画构图方式而重构他心中意象空间结构的一种重要方式。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公园所见96cm×46cm2013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金风斜阳178cm×96cm2006

在踪岩夫先生的大写意绘画创作中,“迁想妙得”也是他以“意象”和“写心”为主导的创作思想的一种体现。“迁想妙得”出自东晋顾恺之顾恺之在《魏晋胜流画赞》中有如下表述:“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顾恺之又说:“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实际是在讲“形”和“意”的关系,“意”要靠“迁想”才能“妙得”。

在写意花鸟画中,“造境”相对容易,而“造意”或“臆造”却并非易事。踪先生凭借“迁想妙得”,一些作品实现了从“造境”到“造意”的跨越。作于2012年的《红灯照山村》算是一个例子。该图构图非常奇特,一棵挂满果实的柿子树由下至上贯穿了整幅画面,是一种仰视的视角,而柿子树下面的屋顶又极其小,是一种远视的视角。

顾恺之三绝作品花鸟画,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

踪岩夫园花写照68cm×68cm2017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用户投稿、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删除。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读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