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记录随笔

曹云金退出德云社真实原因,栾云平和岳云鹏谁地位高

曹云金退出德云社真实原因,栾云平和岳云鹏谁地位高

德云社去河南商演。曹云金和岳云鹏以及一众师兄弟,上台做自我介绍。突然,曹云金抓住岳云鹏脖子,来了个锁喉,还使出吃奶的劲将他推到台角。观众以为是包袱,都嘎嘎大笑,郭德纲却吓坏了。

他知道,岳云鹏这是得罪曹云金了,不当场报复,显然不是曹云金的风格。

当年,德云社刚刚大火的时候,在全国各地举办巡回演出,除了北京、天津之外的第三站,就是河南。

此番赴河南演出,郭德纲带上了郭家班的所有精兵强将,开始正式表演之前,他还让自己的徒弟们,率先登台,向观众做自我介绍,以加深大家对于演员的印象。

曹云金作为大师兄,第一个站出来和在场观众认识。

自我介绍之前,曹云金还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喉咙,并整理了仪容,方慢条斯理、落落大方地说道:“诸位,给您请安!我是郭德纲的大徒弟,我叫…”

俺回家了!”

曹云金被岳云鹏此举干扰到了,本想用大师兄的威风,对他直接进行弹压,奈何台下观众很买岳云鹏的账,被他熟悉亲切的口音,逗得前仰后合。

曹云金只好将马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换成不疼不痒的两个字——“别闹”。

岳云鹏瞅了曹云金一眼,做了个鬼脸,不言语了。

这边厢,曹云金重新措辞,继续介绍自己。

谁知年轻爱开玩笑的岳云鹏,虽然不说话了,却站在一边“搔首弄姿”,画风炸眼,观众不由嘎嘎大笑起来。

被抢走风头的曹云金,用手拍拍岳云鹏的肩膀,示意他消停一会。

岳云鹏非但没有听他的,还向台下的观众挥起手来。顷刻,台下掌声阵阵,笑声连绵。

曹云金也是个急脾气,忍了几番后,终于火气上窜,再也压它不住,伸出双手掐向岳云鹏的脖子,还将他往台角推。

岳云鹏下意识地用胳膊肘顶曹云金的肚子,迫使他不得不松开手。

观众们还以为,这是演员临时设计的包袱,无不开怀大笑。但郭德纲却看出来了,师兄弟俩这是动真格的了,赶忙让几个徒弟拉开他俩,之后,郭德纲又对着观众幽默地铺垫了几句,就把这事绕过去了。

结束演出回到北京后,郭德纲对两个徒弟各打五十大板,不偏不倚,处罚相当。而曹云金认为郭德纲偏袒岳云鹏,毕竟是他铸错在先。

其实,让曹云金心里隐隐不快的,还不止这一件事。

终于,在郭德纲的生日宴上,曹云金爆发了。

他借酒壮胆,大嚷“吃不饱”,还说栾云平是个坏人,不安排他演出,他要替师父清理门户。

事实却是,因为曹云金偶尔去接私活,而耽误了正常演出,他就想趁着不接私活的时候,补上在德云社的演出,这样一来,原本的演出计划就被打乱了,栾云平自然不会答应。

彼时,德云社正值多事之秋,曹云金此举,无异于让这个摇摇欲坠的集体,陷入屋漏偏遭连夜雨的危局。

师娘王惠双眸含泪,甚至给一众徒弟跪下,说道:“今天是你们师父的生日啊,你们是他的徒弟,不带这么欺负他的!从今天开始,大伙就散了吧!”

绝大多数徒弟,都被师娘的语重心长所打动,也纷纷屈膝跪下,只有曹云金,给摆在厅堂里的关二爷磕了个头后,信誓旦旦道:“今天走出这个门,我就再也不回来了!”

从此,曹云金叛离德云社,与郭德纲的师徒恩情,一朝化为乌有。

面对着德云一哥的虚位以待,郭德纲做了很多思考。有一回,深思熟虑后的他,将最不被大家看好的岳云鹏叫到身边,问他:“德云社原来谁最火?”

岳云鹏眨眨眼睛说:”曹云金,刘云天,何云伟还有李菁。“

郭德纲看着岳云鹏,继续问道:“你知道他们凭什么火起来的么?”

岳云鹏又眨眨眼睛,但没说话。

郭德纲拍了拍小岳岳的肩膀,告诉他:“他们能火,固然跟个人能力有一定关系,但德云社这个平台的作用,更为关键。没有德云社,肯定没有他们的今天。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经过师父的提携,以及小岳岳自己的努力,今时今日的岳云鹏,已然成为德云社当之无愧的一哥,追忆往昔,不胜唏嘘,如果没有曹云金的出走,岳云鹏可能至今都在后台洒扫庭除,正所谓,时也,运也。

他在节目中说过:“岳云鹏让我很满意,亲儿子也就这样了,他还给我买了好多的蟒袍,连郭麒麟都没有给我买过。”

相信岳云鹏这个徒弟,在郭德纲心里,一定是他授业解惑方面的最优秀作品,岳云鹏不仅通过努力,取得成功,更用实际行动诠释了知恩图报的真谛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用户投稿、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删除。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读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