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百阅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大学》

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想要修养自己的身心,就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态,想要端正自己的心态,就先要证实自己的诚意,想要证实自己的诚意,就先要丰富自己的知识,丰富知识就在于深入研究事物的原理。

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

有钱的人房间装饰得很华丽,有仁德的人心里宽畅,身体自然也安舒了。

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骄泰以失之。

君子有个大原则,就是必须用忠诚信义来争取民心,骄横奢侈就会失去民心。

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世上的事物都有本末始终,明确它们的先后次序,那就接近事物发展的规律了。

6.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大学的宗旨在于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在于使人弃旧图新,在于使人达到最完善的境界。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知道应达到的境界才能够志向坚定;志向坚定才能够镇静不躁;镇静不躁才能够心安理得;心安理得才能够思虑周祥;思虑周祥才能够有所收获。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商汤王刻在洗澡盆上的箴言说“如果能够一天新,就应保持天天新,新了还要更新。”

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

做国君的,要做到仁爱;做臣子的,要做到恭敬;做子女的,要做到孝顺;做父亲的,要做到慈爱;与他人交往,要做到讲信用。

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别人看你自己,就像能看见你的心肺肝脏一样清楚,掩盖有什么用呢?这就叫做内心的真实一定会表现到外表上来。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哪怕是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一定要谨慎。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中庸》

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

喜欢向别人请教,而且喜欢体察人们浅近的话语;消除消极的东西,而宣扬人们的善行;善于把握事情的两个极端,采用恰当的做法施行于人民。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广泛地学习知识,详细地询问事物发展的原因,慎重地加以思考,明确地辨别是非,踏实地去实践。

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

“道”是不可以片刻离开的,如果可以离开,那就不是“道”了。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也是谨慎的,在没有人听见的地方也是有所戒惧的。越是隐蔽的地方越是明显,越是细微的地方越是显著,所以说,君子一定要慎独。

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

孔子说:“中庸之道不能实行的原因,我知道了:聪明的人自以为是,认识过了头;愚蠢的人智力不及,不能理解它。中庸之道不能弘扬的原因,我知道了:贤能的人做得太过分:不贤的人根本做不到”。

子曰,“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

孔子说:“道并不排斥人。如果有人实行道却排斥他人,那就不可以实行道了。”

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处于上位,不欺侮在下位的人;处于下位,不攀援在上位的人。端正自己而不苛求别人,这样就不会有什么抱怨了。上不抱怨天,下不抱怨人。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论语》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学习知识而又能经常去复习、练习,不也是很令人高兴的事么?有朋友远道而来,不也是令人快乐的事么?

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我每天多次地进行自我反省:为别人办事竭尽全力了吗?和朋友交往免诚实守信吗?老师传授知识,是否用心认真地复习?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君子致力于根本、根本的东西确立了,仁道也就产生了。孝顺父母,敬爱兄长,就是行仁的根本吧!

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已经做过的事就不要再解释了,已经完成的事就不要劝阻了,已经过去的事就不必再追究了。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君子晓得的是道义,小人懂得的是财利。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聪明而喜爱学习,向地位、学识不如自己的人请教,并不感到耻辱。

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聪明的人喜爱水,仁德的人喜爱山。聪明的人活跃,仁德的人沉静。聪明的人快乐,仁德的人长寿。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三人一路同行,其中一定有可以做我的老师的人,选择他们好的地方向他们学习,不好的地方自己如果有就要改正。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知道的就承认知道,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这就是对待事物的正确态度。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只读书而不思考就会感到迷惘,无所收获;只是思考而不读书,有时就会空想,疑惑不解。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三十岁开始自立,四十岁面对一切事情都能明白其中之理而不被迷惑,五十岁了解宇宙自然之理,六十岁时对别人所说的话能分清是非,七十岁便能随心所欲、随意而为,但一切行为都不会超越规矩准则的。

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君子亲密团结而不想到勾结,小人互相勾结而不亲密团结。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三军的统帅可以被夺去,却不可以强使一个男子汉的志向改变。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聪明的人不会迷惑,有仁德的人不会忧愁,勇敢的人无所畏惧。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不患人之不已知,患不知人也。

孔子说:“不怕别人不了解自己,只怕自己不了解别人。”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孔子说:“君子合群而不与人勾结,小人与人勾结而不合群。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子游问什么是孝,孔子说:“如今所谓的孝,只是说能够赡养父母便足够了。然而,就是犬马都能够得到饲养。如果不存心孝敬父母,那么赡养父母与饲养犬马又有什么区别呢?”

38..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子曰: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孔子说:“君子明白大义,小人只知道小利。”

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孔子说:“君子说话要谨慎,而行动要敏捷。”

子曰: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孔子说:“质朴多于文采,就像个乡下人,流于粗俗:文采多于质朴,就流于虚伪、浮夸。只有质朴和文采配合恰当,才是个君子。”

子曰:

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孔子说:“一个人的生存是由于正直,而不正直的人也能生存,那只他侥幸地避免了灾祸。”

子曰: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孔子说:“懂得它的人,不如爱好它的人;爱好它的人,又不如以它为乐的人。”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孔子说:“吃粗粮,喝白水,弯着胳膊当枕头,乐趣也就在这中间了。用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的富贵,对于我来讲就像是天上的浮云一样。”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46..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孔子说:“聪明人不会迷惑,有仁德的人不会忧愁,勇敢的人不会畏惧。”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至于仁人,就是要想自己站得住,也要帮助人家一同站得住;要想自己过得好,也要帮助人家一同过得好。凡事能就近以自己作比,而推己及人,可以说就是实行仁的方法了。

子曰:“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孔子说:“君子只怕自己没有才能,不怕别人不知道自己。”

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孔子说:“君子求之于自己,小人求之于别人。”

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子贡问孔子问道:“有没有一个字可以终身奉行的呢?”孔子回答说:“那就是恕吧!自己不愿意的,不要强加给别人。”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天下之大,走到哪里都有朋友啊!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不在那个位置上,就不要考虑那个位置上的事。

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广泛学习钻研,坚定自己的志向,恳切地提出问题并且联系实际去思考,仁德就在其中了。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自身品行端正,即使不下达命令,群众也会自觉去做;自身品行不端正,即使下达了命令,群众也不会服从。

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不要只求速成,不要贪图小利。想求速成,反而达不到目的;贪图小利,就做不成大事。

子曰:

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孔子说:“君子不庄重,就没有威严,学习的知识也不稳固。要以忠信为主。不要与志趣不相同的人交朋友。有了过错,就不要怕改正。”

子曰: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君子不求吃得饱足,不求住得安逸,勤于做事而言谈谨慎,向有道德的人学习,修正自己的道德行为,就可以称得上是好学了。

司马牛问君子。子曰:

君子不忧不惧。

不忧不惧,斯谓之君子已乎

子曰:

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

司马牛问怎样做一个君子。孔子说:“君子不忧愁,不恐惧。”司马牛说:“不忧愁,不恐惧,这样就可以叫做君子了吗?”孔子说:“自己问心无愧,那还有什么忧愁和恐惧呢?”

子曰:

君子通常成全他人的好事,不破坏别人的事,而小人却与之完全相反。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曾子曰:

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曾子说:“真正的君子用道义去交朋友,通过交友辅助仁德。”

子曰: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君子可以与他周围的人保持和谐融洽的关系,但他对待任何事情都必须经过自己大脑的独立思考,从来不愿人云亦云,盲目附和;但小人则没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只求与别人完全一致,而不讲求原则,但他却与别人不能保持融洽友好的关系。

子曰:

君子易事而难说也:说之不以道,不说也

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难事而易说也:说之虽不以道,说也

及其使人也,求备焉。

孔子说:“君子容易服侍而很难讨好。不依正当途径去讨好,他不会高兴;但是等到用人时,他会按照才干去任命。小人很难服侍而容易讨好。不依正当途径去讨好,他也会高兴;但是等到用人时,他会全面要求,百般挑剔。”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孟子》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尊敬自己的长辈,从而推广到尊敬别人的长辈;爱护自己的儿女,从而推广到爱护别人的儿女。

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

以人民的快乐为自己快乐的人,人民也会以他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以人民忧愁为自己忧愁的人,人民也会以他的忧愁为忧愁。

出于其类,拔乎其萃,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

他们产生在这个人群中,但远远超出了他们那一类,大大高出了他们那一群。自有人类以来,没有比孔子更伟大的人了。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善与人同,舍己从人,乐取于人以为善。

对于行善,没有别人和自己的区分,抛弃自己的不对,接受人家对的,非常快乐地吸取别人的优点来做好事。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行仁政的人帮助他的人就多,不行仁政的人帮助他的人就少。

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

在上位的有什么爱好,在下面的人一定爱好得更加利害。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

脑力劳动者统治别人,体力劳动者被人统治;被统治者养活别人,统治者靠别人养活,这是天下的共同原则。

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父子之间要亲爱,君臣之间要有礼义,夫妇之间要挚爱但还要有内外之别,老少之间有尊卑之序,朋友之间要有诚信之德。

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

我爱人家,人家却不亲近我,那得反问自己,自己的仁爱还不够吗?我管理人家,人家却不受我的管理,那得反问自己,自己的智慧和知识还不够吗?我有礼貌地对待别人,可是得不到相应的回答,那得反问自己,自己的敬意还不够吗?

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鱼是我所喜欢的,熊掌也是我所喜欢的,两种东西不能同时拥有,就舍弃鱼去取得熊掌。生命是我所喜欢的,义也是我所喜欢的,如果两种东西不能同时拥有,就舍弃生命去取得大义。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在,兄弟无故,一乐也;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

君子有三种快乐,但称王天下不在这当中。父母亲都在,兄弟姐妹都平安,这是一种快乐;上不惭愧于天,下不惭愧于人,这是第二种快乐;得到天下的优秀人才并教育他们,这是第三种快乐。

自暴者,不可与有言也;自弃者,不可与有为也。

自己损害自己的人,不可以和他谈什么;自己抛弃自己的人,不可以和他有什么作为

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能爱别人的人,别人也能常常爱他;能尊敬别人的人,别人也常常尊敬他。

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

人要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

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

即使有一种最容易生长的植物,晒它一天,又冻它十天,

没有能够再生长的。

其进锐者,其退速。

前进太猛的人,后退也会快。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

同情别人的心,人人都有;知道羞耻的心,人人都有;对别人恭敬的心,人人都有;明辨是非的心,人人都有。同情心属于仁,羞恶心属于义,恭敬心属于礼,是非心属于智。这仁义礼智,不是外人强加给我的,是我本来就有的,不过是没有去思考追求罢了。

世俗所谓不孝者五:隋其四支,不顾父母之养,一不孝也;博奕好欲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好货财,私妻子,不顾父母之养,三不孝也;从耳目之欲,以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斗狠,以危父母,五不孝也。

世上人常说不孝的事有五件:四肢懒惰,不事生产不管父母的生活,一不孝;好下棋、饮酒,不管父母的生活,二不孝;贪恋钱财,偏袒妻子儿女,不管父母的生活,三不孝;放纵耳目的欲望,使父母受到耻辱,四不孝;逞勇力好打架,危害了父母,五不孝。

仁,人心也;义,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鸡犬放,则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仁是人的心,义是人的路。放弃正路不去走,丧失了良心不去求,太可悲了!人丢了鸡犬,都知道去找,良心丢了却不知去找,治学问的道理没有别的,就是把丧失了的良心找回来就行了。

不挟长,不挟贵,不挟兄弟而友。

交朋友时,不依仗自己年纪大,不仗恃自己地位高,不依仗自己兄弟们富贵。

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贤能的人,一定是自己先明白了再使人明白;今天的人自己还在糊涂却硬要叫人明白。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人皆可以为尧舜。

人人都可以当尧舜这样的好人。

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

祸害或者幸福没有不是自己找来的。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同情心是仁的发端;羞耻心是义的发端;谦让心是礼的发端;是非心是智的发端。

仁义礼智,非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

。故曰:求则得之,舍则失之。

与人建立相互亲爱的关系、选择最佳行为方式、遵守社会行为规范,都要用智慧,不是由外面渗入到我内心的,是我本来就有的,只是未曾思考罢了。所以说:探求就可以获得,放弃就是失去。

人不可以没有羞耻,不知道羞耻的那种羞耻,是真正的羞耻了。

饥者甘食,渴者甘饮,是未得饮食之正也,饮渴害之也。岂惟口腹有饥渴之害?人心亦皆有害。人能无以饥渴之害为心害,则不及人不为忧矣。

饥饿的人吃什么都美,干渴的人喝什么都甜,这是由于没有尝到饮水和食物的正常味道,因为饥饿与干渴损害了他的味觉。难道只有嘴舌和肚子有饥饿干渴的损害吗?人心也都有类似的损害。如果人能够不使饥饿干渴造成的那种损害,成为人心的损害,那就不会把比不上别人作为忧虑了。

拱把之桐梓,人苟欲生之,皆知所以养之者。至于身,而不知所以养之者,岂爱身不若桐梓哉?弗思甚也。

仅仅一两把粗的桐树梓树,人们要想叫它生长起来,都知道怎样去培养它。至于对自己,却不知道怎样去培养,难道爱自己还不如爱桐树梓树吗?真是太不动脑子了。

四书又被称为四子书,分别是指《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之所以被称为四子书,据称他们是出自于儒家早期四位代表人物,分别是孔子、孟子、曾子、子思(顺序与上相对)。其中《大学》出自《小戴礼记》第四十二篇,《中庸》出自《小戴礼记》第三十一篇,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将其从《礼记》中取出独立成书,和《论语》、《孟子》一起合编称为“四书”。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四书按照时间顺序来排列,是《论语》、《大学》、《中庸》、《孟子》。这从它们对应的人物关系可以明显区分,孔子(《论语》)是儒家学派创始人;曾子(《大学》)名为曾参,是孔子的弟子,比孔子小一辈;子思(《中庸》)名为孔伋,是孔子的嫡孙,孔鲤的儿子;孟子(《孟子》)原名孟轲,据说是子思的弟子。也有一种说法,孔子的弟子曾子,曾子的弟子子思,子思的弟子孟子。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推敲,四书如果按时间排序,就是以上的顺序。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南宋的朱熹将四书整编出来之后,也对读四书的顺序有过明确的划分,在《朱子语类》中就有记载:“先读《大学》,以定其规模;次读《论语》,以定其根本;次读《孟子》,以观其发越;次读《中庸》,以求古人之微妙处”。这个排序,也是截至目前最为科学合理的一种排序。

四书是指哪四书(怎样区分四书)

四书直到现在,人们常用的顺序也是朱熹所排列的顺序,即《大学》、《论语》、《孟子》、《中庸》。而且朱熹还对四书做了专门的注释解读,即《四书章句集注》,这一书被沿用至今。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用户投稿、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删除。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读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